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编辑名称:山西省孝义市2022-02-06

来源:转载

“宇宙这么大,我们还会遇见”。


2月21日,国家一级演员杜雨露,留下这样一句临别遗言后,彻底离开了世界飞向宇宙,享年79岁。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如果你对“杜雨露”这个名字陌生的话,但那些他塑造过的角色可谓熠熠生辉——《雍正王朝》里的张廷玉,《突出重围》里的方英达,《大宅门》里的白荫堂……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而在银幕之外,他几无踪迹,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程,也是毫无声息地在家逝去。


在公开资料里,能找到的最新消息是:十天前,他在微博上宣传《奋进的旋律》,剧中他饰演一位行事乖张,不按常理出牌,但又坚持自己底线的老顽童。


一如他本人一样。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该剧导演苏舟评价说:“杜雨露在拍摄过程中,没离开过摄制组一步,没串过一部戏,他对角色是极其认真的,一位演员的付出与回报永远成正比。”


01


杜雨露生在辽宁。年轻时因沉迷话剧,他考入哈尔滨艺术学院。两年后,他被分配到哈尔滨剧院,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话剧演员。


当时正值话剧热潮,一出好戏演过百场是平常的事。他在《松涛曲》、《死环》、《夜幕下的哈尔滨》中担任男二号,获得了露脸的机会。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不过好景不长,哈尔滨话剧院后来倒闭了。杜雨露成为失业闲散人员,他没像其他演员那样,选择一份“体面工作”,而是去当搬运工,原因极其简单:挣得多,而且说不干就可以不干。


20多岁的他,每天搬50吨粮食,睡大通铺,绳子上挂的都是破棉袄……后半夜只要有火车到来,他就得爬起来卸货。就这样,他一个月能挣一百多块钱……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比钱更重要的是,这段日子是他演艺事业一段重要的准备期。在搬运队,形形色色的人汇集在一起,给了杜雨露观察生活的绝妙机会,使他得以了解各种人的生活和心理状态,为他日后理解剧本、把握角色,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资本。


干了一年半后,哈尔滨剧团恢复了,杜雨露又跑回去演话剧。就这样一晃十多年。1979年,团里拍了一出大戏《间隙与奸细》,被八一制片厂看中,改编成电影《奸细》,杜雨露饰演男主角——这是他第一次“跨界演出”,而这一次,他竟然获得了百花奖提名。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从这以后,他在排练话剧的同时,每年还会参与拍摄一部电影。不过在话剧舞台上,他大多数出演反派,而在银幕上,又以正面的形象出现。在正、反两种角色中,他熬过了默默无闻的十年时间。


02


1990年《纪委书记》上映,杜雨露这个名字开始走进千家万户。


这部戏最初是一块烫手的山芋,由于各省书记的“避嫌”心理,杜雨露左右为难。不得已,他只能通过各省市新闻节目,观察主要领导的一举一动,反复品味他们的外在表现,仔细揣摩他们的内心世界。


一般演员创造角色,容易去挖掘个性。杜雨露反其道而行之,他先抓共性,让观众恍惚觉得纪委书记就应该是这样。


正是因为观众认可,《纪委书记》播出之后,杜雨露就先后碰到两个观众找他告状,并一口咬定,“你能帮我解决问题,你纪委书记,一定要给我解决问题。”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到了《雍正王朝》,他饰演的张廷玉再上一层楼,被人赞为“中国第一老生”。


最开始时,杜雨露并不想出演张廷玉,毕竟是个配角,戏份不多,说话更少,还在皇上身边,很容易成为“大龙套”。但制片方提前五个月的诚意邀约,让杜雨露实在盛情难却,然后被“架”成了张廷玉。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这部戏之后,杜雨露第一次在大街上被人认了出来,并被索要签名。他说,他有一种无可抑制的高兴,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种待遇才表明一个演员真正得到了认可。


对于杜雨露来说,这份虚“名”来得确实晚了些。


拍《天下粮仓》时,因为文言台词不过关,整个剧组都在等聂远,可当时杜雨露一点没恼,只调笑了一句:“他是皇上,只好等了。”


杜雨露演过的电视剧(高明和杜雨露合演的电视剧)


他就这么平静地等到了自己的“飞天奖”。


2000年,杜雨露59岁,凭借《突出重围》中的军区副司令员方英达一角,获得第20届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演员。


杜雨露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但机会出现,他一定会拼命抓住。他说,每一个角色顺利接演,都是前一部戏认真演绎得到认可的结果。“老来红”不是偶然的空中楼阁,下面是厚实根基,是几十年始终不渝的付出锻造的。


03


没戏拍的时候,杜雨露喜欢开车,妻子笑称“车是小蜜”。在视野开阔的高速公路上,将车开到一百八十码的快感让杜雨露仅仅是回味都喜形于色,“偶尔撒撒欢”,“那种释放的感觉特别爽”。


拍戏的时候,只要片场不是太远,杜雨露都会从哈尔滨自己开车赶过去。事实上,就连买个菜他都恨不得开车去。


好友李文岐导演解释说,杜雨露默默跟人飙车的经历,是一种特别可爱的儿童炫耀心理。


除了开车,他还是个乒乓球高手,最大牌粉丝可能是孔令辉。在电视上见到杜雨露,孔令辉都会说:这是我师爷。这样说倒也没错,杜雨露年轻时就是哈尔滨文化局的乒乓冠军,而杜雨露的儿子杜刚,则是孔令辉的乒乓球启蒙老师,辈分上的确没错。


如今,斯人已逝,一切都定格在了记忆里。


临终遗言——“宇宙那么大,我们还会再见”,充满了哲学味道。合作过的导演说:“杜雨露能将生活中极有意思的事情描述得很乏味,让人失去倾听的兴趣,然而在演戏中,他又能将任何一个平淡无奇的角色演到让人印象深刻。”


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杜雨露完美地用一生讲述了这句话的真谛,直到他遁入宇宙当中。


张中堂,后会有期!

热门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