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来源:互联网发表时间:2020-06-26 00:54:56 发布:697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出道36年的伊能静,时隔5年,再次站在了舞台上。节目中”最年长的姐姐”的标签并没有带给伊能静压力,她敢哭敢爱敢笑,敢进也敢退…活得潇洒恣意。但外放的情绪和态度,也让不少人称她为“戏精”“作精”,而伊能静对此毫不避讳:这都是我的天赋。

这样的伊能静说自己有一颗“防弹玻璃心”。拥有最强的防弹装备,但还是个玻璃心。对一切怀着敬畏,也不忘承认爱怼直男,感谢黑粉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

这样的伊能静说,“我戴得起最漂亮的皇冠”。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好,这里是凤凰网《非常道》,今天的嘉宾是伊能静,伊能静您好。

伊能静:您好您好。

凤凰网《非常道》:你为什么开始就是说决定来参加这个节目。

伊能静:其实我从备孕开始,到也就大概今年,将近有5年的时间我是没怎么再工作了,基本上都在家里,也照顾两个小孩,因为一个18岁,一个才3岁,两个都是我觉得是生命中很重要的阶段。

所以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说要在这个时候出来工作,我觉得那是非常违反我对自己的承诺的,因为我自己的原生家庭我想大家都比较了解,我妈妈就是一个常年在外面工作的妈妈,然后我爸爸一直不在我们身边,所以我小时候跟自己说,如果我当妈妈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离开我的孩子。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对我来讲也是一个蛮大的挣扎跟内心的冲突。

我当时其实是回绝了很多次,而且据主办方说,推的最多的就是我。从去年我一开始答应在还没有疫情的时候,我认为工作三天回家五天太棒了,简直老天爷赏饭吃。可是后来一旦有疫情之后发现要隔离,然后我们因为孩子都在台北,所以这就是彻底见不到, 3、4月出来隔离,然后回去再隔离,总共加起来就隔离了一个月,就一个月啥事不干在隔离,然后中间再工作4个月,等于将近半年都见不到孩子,所以当然其实我一开始就是婉拒了他们很多次。

然后后来他们非常诚恳的在台北找了负责台北拍摄的这个制片人,然后来跟我聊,聊了以后这个制片人有一句话蛮打动我的。他说我听你在讲你以前,感觉你以前就是为了养家糊口干的这个工作,你即便那个时候已经是一个小天后了,在偶像的时代,你没有享受过舞台,我当时其实听到这句话蛮震撼的。因为我的确没有享受过舞台,我是那种白天工作一直在笑,大家好,我是伊能静,我现在要唱一首歌叫《我是猫》,可是晚上回家一直哭。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我等于15岁进这个行业,就一直在被迫改变我的天然人格,包括我喜欢看书,公司会说你别说你看书,你看别人都笑你,你要说你喜欢狗、猫,如果说你喜欢什么男孩,其实我已经在恋爱,我不能说那个男孩的名字,我不能说我在恋爱,我要说我都喜欢,然后我的粉丝也都有机会,因为你要让你的粉丝爱你。所以你其实一直在被你身边的大人教育成一个讨好型人格。所以当我听到那段话的时候我发现我不但没有享受到,甚至我对我最红的那一段时间我是有厌恶感的。

然后当我被这句话打动的时候我就回去跟我的儿子沟通,我说怎么办,然后我的儿子就跟我讲说,对我们来讲就是我们人生的三四个月,可是对妈妈你来讲,可能是你下半辈子一个完全不同的开始,最后还讲了一句话就是把你对我们的用心拿去给全世界吧,我现在讲起来还是就是很感动,我真的有一个非常棒的孩子。

凤凰网《非常道》:那现在已经录制到这个程度了,你自己现在感觉到你有享受到这个舞台吗?

伊能静:前面没有。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我之前看节目也是说像你学一个舞蹈花了4个小时,真的很辛苦,是很难学还是说。

伊能静:不好意思,4个小时只学了八拍,不是一个舞蹈学4个小时,八拍大概也就十来秒,一首歌有4分钟。体力就是不行,就是这个心肺功能不如人家,虽然平常也有锻炼,但因为全是有氧,以前是做无氧运动,全是做有氧,那真的是你想一天12个小时有氧运动,别的孩子还戴着手腕带,体力另外就是记忆力也比较衰退,我常常一下就空白了,这是一个不可逆的生理问题。

凤凰网《非常道》:是吧,真的很累对吗。

伊能静:很累,然后心也很累,身体也很累,然后我觉得最累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因为大部分的姐姐我是里面最大的姐姐,然后包括第一次他们给了我C位,站在一梢船(音)的船头的时候,我都没有那种快感,我其实蛮羡慕宁静,就是她目标很明确,甚至雨绮也非常可爱,说我就是要C位。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但是我没有那个明确的目标,因为我一下不太能适应我从给孩子做饭的那个莫大的快乐,在床边故事,跟米粒(女儿)拥抱着她,当米粒跟我说妈妈你怎么长的那么漂亮的时候,那种快乐一下切换到去享受舞台,我以为我可以直接进入这个状态,但我发现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连我第一次比赛上台,如果那首歌不是我儿子写给我的,我觉得我都不知道我要干吗,我对名利一直没有野心,这是我最大的问题,也是我现在看起来有点遗憾的问题。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你其实站在了舞台上也并不想赢对吗?

伊能静:对,那我来干嘛,而且我觉得你也对不起其他姐姐的壮志雄心,我跟她们是反着走的,所以我当时觉得非常的在这个适应期的两个月当中,对我自己来讲是一个非常磨难的过程,因为我女儿崩溃了,她一个礼拜以后发现妈妈不回来,她开始用很剧烈的方式来抗议,比如说把嗓子完全哭哑了,在家里开始会摔东西,然后我儿子开始变成爸爸跟妈妈,因为爸爸跟妈妈都在这里,然后他要去带我的女儿,说米粒你不可以这样。

每个人下台赢的时候都是这样,只有我下台赢了之后我要立刻去打电话给我女儿,说你看米粒妈妈现在开始给你讲床边故事,你知道吗,我觉得他真的可以拍一部电影,这是献给全天下的女性的,因为不是任何人都这么有资格像姐姐们有钱,到了这个年纪有闲,孩子送走了,又可以来证明一次自我,可能大部分人会像我这样是陷入一个焦灼状态的,然后可能先生想帮忙,也力不从心,因为妈妈真的是无法取代。

凤凰网《非常道》:对呀,当时秦昊曾经说,我不然你就劝退你吧,就是退赛吧。

伊能静:他每天都劝退我。

凤凰网《非常道》:花样劝退。

伊能静:花样,各种花式劝退,我就是说人家的姐夫又是陪走机场,拍机场照,又是送大皮箱10个往里送,因为圣依是这一次的队长,我说又是给组里姐姐们,制作单位送吃送喝的,就希望姐姐们日子能够被照顾的好一些,我说你各种拖后腿,说我练舞练的很不好,然后睡眠不够人要垮了,这那的然后就各种说,你早点睡觉,不要练了,没关系,自然就会了,然后什么多吃一点,不然太瘦了,我说你绝对是其他姐姐派来卧底的。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后来你又觉得参加这个节目有收获吗,自己的感受?

伊能静:前两次比赛我真的是我觉得我就是在把这个事情做好,可是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感觉有一个量到质的变化,就是说因为那一次的上台表演是需要强大的舞蹈能力,然后当时我在练跳舞的时候,我就想到我儿子曾经把我练跳舞的很多小视频就各种跟他一起跳舞跳的笨手笨脚的视频发到他的社交网络媒体上然后他的同学都很喜欢,我说这个妈妈好可爱,因为很笨拙。然后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可以变成一个美少女妈妈,我也觉得我是个打通关的妈妈,就从第一关,游戏的第一关的时候我可能没有武器,然后到第二关第三关,到最后全身上下可以变成罗拉快跑,就到那一天我就想,我要把这个舞练好,然后让我的女儿看到妈妈在舞台上很棒,就开始有了那个动力。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孩子们有时候他们的视角非常有趣,也比如说别人都在说伊能静到现在为止她还是个美少女,然后你的小朋友听到这个话他会觉得很自豪对吗?美少女妈妈这种词。

伊能静:我在做TED演讲的时候我讲过一句话,因为当时我要去做TED演讲,比较严肃,就好像非常道比较严肃,所以我当时就想我应该穿黑西装,让别人感觉我很酷,那时候我儿子还很小,他说你为什么要穿西装,你就是粉红色的,然后我说不是啊,我是妈妈了呀,我都三十几岁了,他说你是妈妈你也是你自己。所以在那个演讲的结尾我就说了,我希望全天下的女人都知道你除了是妈妈,是妻子,是媳妇,是女儿你也是你自己,那我觉得现在是一个重新搜索自己的过程,对我来讲他比这个比赛更大,他比乘风破浪的姐姐更大。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平时也会看国内的一些选秀节目吗?

伊能静:好多姐姐我都不太认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你觉得跟你当时认知里面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就是来了以后。

伊能静:我来成团这些练习什么都没想,我当时就觉得就上台唱唱吧啥的,也没想那么多,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带着这样的心态你觉得跟其他姐姐相处起来比较容易对吗?

伊能静:我觉得这一次很有趣的是,因为我已经远离这个行业很久,所以我已经没有什么这个行业的朋友。

伊能静:这么长时间,然后大家住在一起,吃在一起,这是我曾经非常向往的学校大学宿舍生活,所以对我来说我觉得容不容易是另外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常常觉得我人生是倒着活你知道吗,青春期干着50岁的人,三四十岁的人该干的事,你知道立业成家,我是立业后成家的感觉,然后现在又回来过我的青春期,开始有闺密。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是,那你跟姐姐们相处有没有什么你印象很深的一些细节。

伊能静:该吵架的我是不会客气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吵过架是吗?

伊能静:吵过。

凤凰网《非常道》:为什么?

伊能静:有些孩子比较轴,所以那个吵架听起来像吵架,其实是一种像妈妈的情感的劝说,所以像我在整个三个姐姐里面当然还是比较像暖心姐姐或是什么,她们也觉得你有一种走进人心的力量,但说老实话因为我这个年纪了,蓝盈莹我都能生她了,我要22岁怀孕的话我能把蓝盈莹给生出来,我能不懂人对吧,你对我是善意还是恶意的,我已经用嗅觉能嗅出来了,闻一遍就知道说这个人来问这个问题,同样一个问题是善意还是恶意,就是这个对吧,人生的阅历可不是白来的。

凤凰网《非常道》:是的,所以你觉得你作为一个最年长的姐姐,你在整个的这个女团里面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担当?就是一个劝慰者,组织者还是安抚者?

伊能静:我觉得我是一个观察担当。看着她们的喜怒哀乐,然后另外我是情绪非常外放的,完全不控制,就是可能大家会觉得我挺drama的,还是挺戏精,挺作精的。因为这也跟年纪有关系,像我的团员常常说我告诉我自己不要哭,然后我就傻眼了,我说我都跟我儿子说,你要哭就哭,我们家没有男孩子不可以哭这种教育。因为你生下来就是哭,这就是一个天然情绪,为什么你要控制你的天然情绪呢,那你要不要控制你自己吃喝拉撒呀,对吧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像最年长的姐姐这样的一个标签,对你来说其实是没有任何压力的,不阻碍你进行任何表达对吧。

伊能静:我可喜欢我这个年龄了,我觉得敢哭敢爱敢笑,然后敢进也敢退,有回头路,我觉得不活到这个年纪,我都不知道这个年纪可以这么好,就是去年我已经觉得人生是最美好的时刻,我没想到今年还可以这么美好。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觉得你以后还会有什么,就是你觉得对成团这件事情有把握吗?

伊能静:我说老实话吧,我没有走到那里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知道成团的意义对我来讲是什么。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就这次节目就是结束了以后,你觉得能不能给你一些新的灵感?

伊能静:每一天每一秒都是新的灵感,因为跟29个个性那么不一样的姐姐们相处,说老实话对我来讲太有趣了,太好玩了,当她们在跟我叙述她们的难度,她们在我面前哭,大哭,当我拥抱她们的时候,我有一种魂穿她们的感觉。所以我常常讲这30个女生,其实是在同一艘船上,这30个女孩子就是一个团,大家并不是来成团的,他已经成了,当30个人站在这里的时候。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其实这么辛苦还是很值得的。

伊能静:值得我还不知道,还没有答案,因为每个人对值得的定义不一样,就像我常常讲的那句话,人生可以红一次,谁都会红一次,但你怎么红,到有一天能站在船头的位置,那是每一个闪光的过程累计出来,所以那天他们说你是站在C位的,每一次发布都你先,是因为你的年纪,你觉得这是贬义还是褒义的时候,我说那本来就是姐的呀,我也欢迎后面50岁的女性,当你到这个年纪,你能够毫不由于的站在船头上,戴上最漂亮的皇冠,你戴的起。

凤凰网《非常道》:像我们就是说你一定每天都会听到陌生人跟你讲,我从小就怎么样,看你的书,听你的故事。

伊能静:或者我妈妈是你的偶像,如果再过几年,可能会是我奶奶是你的偶像。

凤凰网《非常道》:那关键是连秦昊都说,哎,伊能静是我的儿时偶像。

伊能静:他真的是。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伊能静:我居然看到一张他的照片,是他模仿那个林志颖剪的头发,那林志颖当时跟我同一个公司,然后我还看到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他杵着两个像拐杖的东西。然后我就非常不屑地说,你在唱郑智化的歌的时候,姐已经跟郑智化在开演唱会了。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你们俩个平时相处也这样互相的这种,会去?

伊能静:我们是史密斯夫妻,相爱相杀,我们绝对没有什么你喂我一口饭,我赖在你身上那一种,我不是小宠物型的老婆。这点大家一定要知道。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说你们两个这样上节目,因为剪辑的问题可能会大家来误会你们的这种感情,你会为了这个事情会苦恼吗?就是别人老误读你们?

伊能静:我之前会的,有时候我又会觉得说,你看老被别人这么说,我还为这个事情跟我先生吵过架,然后我先生就很生气,说你拿别人说的事来说我。你知道吗?但是最近我们上了另外一个节目,我觉得我又体验到一个新的体会,我先生在遇到巨大的外界压力的时候,如果要选择,他会先选择我,但我可能会犹豫。

凤凰网《非常道》:你犹豫的点在哪里?

伊能静:比如说我们一起做一个工作,我本能就又会跟我老公说,你把这事得给做好,可是我老公说我不做,因为会跟你吵架,我要回家。所以后来我就突然觉得说,原来以后真的可以说对不起,我不做了我要回家。这是我新学到的,而且就这个星期。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这个星期刚刚发生的事情?

伊能静:刚刚发生的事情,原来我真的可以说我不录了。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你真的在现场说了这四个字吗?

伊能静:我没有,是我先生说的。

凤凰网《非常道》:你先生说的。

伊能静:就是咱们不玩了,说了,非常严厉地说了,说不做了。

凤凰网《非常道》:那这次是因为什么说不做了?

伊能静:就是因为外界的一些东西,可能制作单位他们想要放大一些东西什么的,我是想要满足他们,但我先生不愿意。

凤凰网《非常道》:明白。

伊能静:所以就是从我先生身上真的有学到那种爸妈,父慈子孝家庭出来的孩子的一种底气,其实我现在已经有了对吧?肯定有了,因为至少从爱层面来讲我是不缺乏的,但我还是一下没有,因为没有人碰触过那块地方。

凤凰网《非常道》:明白了,就是一个被忽视的角落,所以其实在这样一个婚姻里面,他给了你爱,亲密,安全感,我会听到你对秦昊的描述是,他身上有一种古老的珍贵。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伊能静:他非常非常像他是叫太爷吗?反正他非常像他祖辈的那种个性,沉默寡言,暴跳如雷,但是内心有非常深沉深沉对家的爱。这是我婆婆讲的他爸爸过世的时候,他一辈子没赞美过妈妈,平常的时候对妈妈有时候口气还会说,给我拿个什么东西过来,就是一看那种《京华烟云》林语堂的那种父亲你知道吗?家法伺候什么的,对自己家人非常的严格,就对自己孩子的这种各种的这种要求,你看秦昊身上其实是带着这种东西,没有绯闻。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该被挖的都挖了。对吧?没有绯闻。第二个没有复杂的工作历史,是一个蛮堂堂正正的人,那个其实是非常非常古老里面的东西。像今天我在化妆的时候,因为我没有时间吃饭,他就一个肉一个肉包给你。

凤凰网《非常道》:真的?

伊能静:因为今天吃那个少肉包菜,就一个包给你,一个包给你,一个包给你,就这么无声地传递给你,他们的爱就非常古老的,很默默的在形成,像空气你看不到但它非常珍贵。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我就在想说,婆媳关系相处的这个东西,它其实是一个蛮复杂的问题,但是我刚才听你讲的话,原来大家有共同的经验,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连接吗?

伊能静:但是我觉得有三个东西是的确是我们一起经验出来的,比如说适度的距离,你要天天住在一起,连夫妻都要吵架,孩子也一样,所以我觉得你不需要要求自己跟婆婆,或婆婆也不需要要求自己跟媳妇,需要一年全部住在一块,我觉得距离会产生美感。

第二件事情就是,带着赞美的沟通不是一味的忍让,这是不行的,因为她并不知道你在忍,她以为你就这样。所以我跟我婆婆通常都是赞美的沟通。就我会说,妈我觉得你哪里哪里哪里特别好,就有一点点小地方,就比如说这样子你觉得可以吗?选择题不是是非题。

第三点,我觉得是毫无保留地给予爱,不要带着恐惧,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天然就怕婆婆。

凤凰网《非常道》:对,是是。

伊能静:你的恐惧感也会让她对你有生疏感,人是磁场是对应的,我在见到我婆婆第一天,我婆婆就展开了毫无保留的拥抱,我也迎上了那个拥抱,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所以我觉得这三点缺一不可。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刚才我听到你自己在说什么作精,戏精,其实我就知道也会有一些人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你。然后你觉得你自己是一个挺作的人吗?

伊能静:我是,我甚至觉得某些不作的人赞美我很作,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光荣。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觉得你作就是源于什么呢?

伊能静:我小时候上舞台的时候,一双看不见的袜子如果有问题我就不上台,非得忙人把袜子找过来,因为对不起,舞台是我的,整体性是我的,这个人生是我的,没有人有资格来替他做任何的定义,如果我这样的人被你认为是很作,那也是我的人生。我这么讲,我觉得作、做作、作精、戏精都是我的天赋。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其实也不介意,就是说别人对你进行一些评价?

伊能静:对,其实以前根本没有艺人怼粉丝网友的,我是第一个,我也是第一个动不动就找律师的。别人把社交媒体当成一个发布工作的地方,建立人设的地方,但我恰恰觉得那是我与世界沟通的地方。

伊能静:因为我不知道有多少的妈妈也好,或者是小女孩也好,她们透过我的经历去成长,我一直觉得,就像我在30个姐姐里面,某些时刻我像个指路人,那是什么呢?就是我在这儿摔过一跤,跌得特别疼,然后站起来之后我就站在那,用最笨的方法说这里有个坑,这里有个坑,这里有个坑。每一个经过我就跟她讲这里有个坑。

凤凰网《非常道》:你不觉得就是这样的一个敞开心扉的程度,你会觉得有一种怎么讲呢?过度分享或者是让人家窥到你的真实的那种吗?

伊能静:很多人觉得我过度分享,我特别想聊就是没人问过,特别想讲这个:如果王小波写就变成情诗了,钱钟书写就是家书,伊能静写就叫过度分享。但是我没有他们伟大,也没有他们被认可。但你不能把所有其他爱写的人都说你过度分享

包括我写过一次章子怡,也写过一回刘亦菲,大家就说你蹭热度,你跟她们又不熟,就讲,可是我的确在这件事情上非常有感觉,而且其实大家也不知道我们熟不熟,因为我的交朋友是,不活在社交媒体里,什么点赞,互相转发,我过了那个年纪了,我相信真正的朋友,是该有人为她发声的时候你能勇敢站出来。我认为这是一个正义感。你不能消磨这正义感,这是30个姐姐问过我的问题,因为我是在里面被黑得最久的,因为我活得最久。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如果你允许别人这么伤害你,你允许别人这样伤害别人,你会变成一个麻木的人。所以我跟姐姐们说尽管愤怒,尽管怼,只要你是理智的,看见我的情绪是愤怒的,所以我不能口无遮掩,我得说出个道理。我不能跟她一样,被她带跑。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就特别勇敢的站出来开始怼这些键盘侠?

伊能静:我喜欢怼直男,虽然我老公是个直男,就是那种什么52岁了,还出来作妖,52了还说自己是美少女,然后就会有人说的确你52岁也可以优雅地老去。我优不优雅管你什么事?我喜欢当美少女又关你什么事?你是缺块肉还是缺个腿?你那么生气干嘛?那可见你生活里有什么事情是让你愤怒,那与我无关。但是你把它加诸在我身上就是你不对了,这个你得认,所以你活该被怼。因为我是山东人,其实大家久了就了解我是个暴脾气,虽然很温柔,但对不起该炸的时候绝对,我有可能比宁静还炸。

像最近有说什么你到了几岁,你没个女儿,没个孩子你就妄为人了,别人老年承欢膝下你就怎么样,就这种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有这种思想?那也有人会说,那你是不是为秦昊生个孩子,就是为了保住他?我的老天爷,你以为在伺候皇上吗?我的天呐,这是什么时代了?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其实你会发现,对女演员的这种外貌苛刻,一直都存在,就是什么伊能静胖了,它能上一个热搜,她又瘦了,她又老了,就是我们会发现大家特别苛刻地对待这种女明星,女演员,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伊能静:我觉得不是,也会有职场里面,这个女的如果稍微发一点脾气,就有人,甚至同性会嘲笑她说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也就是说动物的盛衰,动物之间不会彼此嘲笑,但人类会。就我认为男性就是男性,女性就是女性,这点是生理上不可逆转,我就是够不着,我就是体力没你强,你就是能吃比我多点肉。我们没有必要一定掰扯到完全一样,反而我更珍惜我的女性特质。我认为女性应该要更站在同性这一边,因为你尊重她的性别,你就会被尊重,你越不尊重,你就越不被尊重。其实每一个,没有一滴水滴是无辜的。

凤凰网《非常道》:对,其实你看我们现在知道,目前有一个风气,就是说很多艺人都会被黑粉困扰,因为我会看你的微博,我会看到你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掀起一个小高潮,就是大家的互怼。

伊能静:马上又要来了。我非常感谢他们,我觉得他们是我生命中最好的辩证者。

凤凰网《非常道》:怎么辩证呢?

伊能静:比如说他们来讲说,女人到这个年纪还想给男人生孩子,真的很可笑,那我就觉得我要是生孩子,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就是我觉得如果没有那些反对的声音,来得那么剧烈跟直接,你就不能产生这么多的自我价值的追寻跟探讨。就你只能写写家里煮的饭,柴米油盐酱醋茶,它让你保持清醒跟自信。所以欢迎黑粉来怼,没有那样的辩证,就没有那样的思维可以产生,它顺撇的人生怎么有趣呢?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觉得你是一个特别心理强大的女性吗?

伊能静:我觉得如果我是玻璃心的话,我就是防弹玻璃,绝对是air force one那种的你知道吗?

凤凰网《非常道》:这个比喻特别好,既玻璃心又防弹。

伊能静:而且是最强的防弹配备,但是还是个玻璃,我允许自己是个玻璃。别人都说你就不能优雅地老去吗?你干嘛那么怕老?我要先讲一件事情,首先我怕老又跟你有什么关系?碍着你什么了?对不对?那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是,我为什么要不怕老?怕老有什么可耻的?这件事情我为什么要感到羞耻?对不起,我对我的一切都proud of me,就是我是非常觉得我对我的恐惧,对我所有一切我都带着敬畏心。我是臣服的。

伊能静:“作”是天赋,我有防弹玻璃心|非常道实录

然后最后我要讲,我是个高龄妈妈,我47岁有米粒,因为30岁真的是我人生最痛苦的其中一个阶段。我真不希望他身边没有妈妈,但米粒30岁的时候我80岁了。我一定要把我自己养到80岁的时候还像现在一样。不管是拜科技之赐,或者是自我养生之道,或者是怎么样,我都得为我的女儿活到我80岁的时候,就是她的闺密。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你真的是给我们呈现了很多人生的可能性。

伊能静:所以你说我是不是强者,我不会自己去定义,但我不是花那样的人,我不是一朵花,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我绝对是野草型的人,你是踩不扁我,烧不尽我,我就是能给你长出来一大片一大片。

凤凰网《非常道》:特别厉害,不愧真的是我们最后年长的姐姐,我们的前面给我们看到了人生的各种可能性。谢谢你。

伊能静:谢谢你,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黑龙江省双城市

本文网址:http://youngyulew.com/xinwen/1433.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青年娱乐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年娱乐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今日热点